常见问题的回答
基金会为什么设立在列支敦士登?
列支敦士登王国是基金会设立的理想国家,很适合作为知识平台的培训中心。地处 欧洲大陆的中心, 列支敦士登是一个建立在民主和议会制度上的世袭君主制国家。列支敦士登在国际政治上的中立和与世界各国的良好外交关系,使其成为基金会运作和开展活动的最佳地点,其美丽的风景让来自世界各地参加培训课程的成员赏心悦目。

国王家族对重大国家议题的深切关注和努力,在普林斯顿大学设立的 列支敦士登独立自主研究中心 以及国王最近的新书 新千年的国度 都充分体现了国王汉斯-艾登二世亲王及储君爱罗斯亲王对完善及可持续发展的政府治理体制的远见。


什么因素使得知识平台比其他的发展改革措施更有效?
过去数十年来,发展机构及捐赠国已经尝试为有需要的国家提供发展协助,聘请外来的专家和顾问耗费了大量的资金,这些专家和顾问通常不顾实际情况地复制他们所熟悉的制度和方法,这些制度在原来的国家就已经成效不显著,对复制的国家往往更不起作用,因为这些专家和顾问都没有把当地特有的政治、经济、历史、法律、社会和文化的实际情况纳入考虑。基金会在这一点上截然不同:基金会注重当地的核心政府决策层和专业人员对政府治理知识的完全理解和吸收,并确保核心政府决策层和专业人员有所需的工具,保证切实实施所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在知识的掌握和执行工具的配合外,基金会的知识平台还配备了高强度的公众教育节目以确保措施不仅实施成功,更深入到普通民众都能参与、感受和受惠的程度,这样才能确保国家的稳定健康发展。这样也可以让一个政府自行决定改革的目标,根据自身的国家利益和理想贯彻相应的措施。

知识平台是某一个特殊的政府体制发展而来吗?
知识平台并不建立在任何一个特有的政府体制上,它融合了各国最完善的实际经验和法律及政治制度。基金会一直以来都避免照搬某个教条或形而上学的构思,而致力于借鉴已经有成功经验的体制。这种务实的态度确保在某一特定国家的改革和发展措施不会停留在空泛的说教,而是持续有效地延续下去。

知识平台如何运作?
知识平台由三大支柱组成: 教育、架构和执行。 每一支柱都包含数个部分,每一部分配合多个工作组件,以确保满足某一特定政府实际情况所需。例如公众教育及教育所需要的能力培训;架构所需的立法、法制改革、有效健全的监管机构的组织、金融市场和股票交易所的构建和法庭改革;执行中的交易实现和贯彻。

知识平台其中一个最关键的特色是,除了具体知识的传播以外,还配备了切实执行的所需工具。例如,立法组件不仅包括大量的附有注解的法律范本,提供多种可参考的替代选择和组合,还配备了所有确保法规切实执行所需的辅助工作组件,如执行该政府治理项目的工作小组所需的项目及特别任务软件(回应谁要做什么?怎么做?什么时候做?),如各媒体的整套配备及向传媒和公众说明治理过程的新闻发布稿,从一开始就嵌入迫需的透明度和问责制。通过这种途径,知识平台解决了传统学术及纯粹技术性的协助措施的两大弊端:政府治理所有领域的关键措施都不应该是纯粹的学术探究而不具备实际操作性;也不应该由只懂盲目照搬他国现行体制措施和只会发表冗长评估报告的外来专家主导技术性协助措施,而是这些关键措施的实行应该配备实施指引和保证措施。知识平台综合了可实际操作的优秀学术研究和保障切实、具体和明显成效的必需工具。

知识平台的组件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贯彻执行?配合一个国家的特殊国情需要多少改良?
一个面临特殊发展挑战,例如急需全面经济改革的国家,没有时间等待经年累月才能落实且公众要数年时间才能切身感受到的改变。由于缺乏耐心,政府决策者聘请外来专家引进国外误导的模式,并没有专注在本国内培养一批拥有专业知识技能,且擅长根据本国特殊目标和国情执行改革的专业人员。基金会充分认识这个弊端,并把解决这个弊端作为知识平台的一个重要任务:知识平台的所有工作组件都可以立刻应用执行到市场上的。例如,公众教育工作组件包括了数天内分集播出的电视、广播节目和游戏,为保证期限和目标的按时完成,配合指导工作小组成员何时执行何事的项目及特殊任务软件。

知识平台的每一部分都是可以根据政府的指示立刻应用的。不同工作组件根据具体国情改良的考虑因素和范围,是知识平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基金会瓦杜兹的培训中心会向政府委派的第一阶段小组成员详细解释并教授这些考虑因素和范围。因为改良的考虑因素和范围完美地结合到平台的各工作组件中,根据具体国情改良后的组件可以立刻应用,不会耽误任何执行的时间。

知识平台如何能在一周内把政府治理的专业知识技能教授给政府委派的第一阶段工作小组?
政府委派的第一阶段工作小组将在瓦杜兹培训中心参加一个非常紧凑高强度的培训课程。在一周里,基金会会教授所有小组成员知识平台的方法和实践模式,并向小组成员细致详尽地解释知识平台的每一组件。然后,基金会会把小组成员按照他们的专业和工作范围划分为几个小组,并一对一地教授与他们专业或工作性质相关的专业课题。例如会更着重向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司法部的代表教授立法工作组件;更着重向银行、保险、资本市场监管部门的代表教授监管机构工作组件;更着重向律师和法院工作人员教授法庭改革工作组件;更着重向记者和传媒工作人员教授公众教育工作组件;更着重向教师和学术研究人员教授政府治理能力培训工作组件。

这种授课对象明确,授课内容集中的模式让培训成员不仅学到具体的知识,还理解蕴含的方法论,使得知识平台大量的知识能在短时间内教授给工作小组成员。

怎样能够确保根据特定国家的具体国情应用和落实知识平台的政府治理工作组件?
许多国家发展和改革失败的最严重影响之一是,很多资金充足和用意良好的措施没有最终被落实。造成这些持久的失败有很多原因,包括不起作用的项目筛选标准、缺乏地方政府支持和激励、资金使用不慎、顾问经验不足、或是执行后劲不足。

最常见的原因是对执行政府治理项目工作小组没有严格的、强制的任务分配准则。导致准则缺失的除了疏忽以外,还因为政府决策层和专业人员没有掌握政府治理的专业知识,没有配备实施执行的必要工具。外部聘请的顾问理所当然希望没有严格强制性的实施准则和时间表,事实也证明期望外部聘请的顾问主动设定衡量自身工作的问责制是不切实际的。因此,拖延、变卦、半途而废不可避免。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基金会教授给被委派执行政府治理任务的当地工作小组知识平台每个工作组件的执行指导资料,提供详尽的项目执行分工准则及时间表。如果工作小组没有切实执行分工准则和遵守时间表,情况会立刻被报告到统管项目行政的中央指挥中心。加入如此关键的问责制度,可以确保工作小组不仅能掌握政府治理的专业知识(这本身就是一个宏伟的目标),还能确保政府治理的实施和执行,造福国家和公众。

知识平台在哪些方面的贡献可以既立见成效又经久不衰的?
首先,政府委派前往瓦杜兹参加培训课程的第一阶段小组成员在一周的培训结束后,就成为了掌握他们专业领域内全球最佳实践并拥有成功履行工作职责能力的优秀政府决策层及专业人员。其次,知识平台的每一个工作组件都可以立刻应用,根据具体国情改良工作组件的准则已经嵌入各组件,政府治理可立时执行并在短期内取得可衡量的成效。例如,电视、广播及宣传册子的公众教育内容在几天时间内制作、播出和印刷;法律法规可在数周内向人民代表大会提交;律师、经济学家、法官、记者及学者等专业人员可在数周内参加知识平台提供的政府治理知识能力培训课程,在短时间内掌握政府治理的知识和技术。事实上,知识平台工作组件可立时应用并产生可衡量的实际效应,例如监管部门有效地进行监督工作,公众意识和参与的提高增加证券交易所的交易量,国有企业成功的公司化和私有化,以及其他成效。

知识平台所提供的知识技能和应用工具的成功传递,不仅提高和加深了参加培训的专业人员对政府治理的理解和认识。同时进行的长达几个月的公众教育活动也会使广大民众提高政府治理的意识,这些影响都是可持续的。中长期的影响同样可以具体衡量,例如,公众开始认识到把现金放在床垫底下是很不安全的,因此银行新开的帐户会增加;公众开始知道不能轻信所谓的投资专家,保证在数周内能有100%回报率的神奇投资是不存在的。这些常见的问题和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已经在公众教育工作组件的电视节目里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

除了阐述和说明知识平台的短期、中期和长期效应以外,在政府委派代表参与的培训课程中,基金会的员工会通过提问小组成员来帮助他们深刻思考经济增长和国民生产总值提高的深层含义,向小组成员介绍人民生活水平和社会稳定(如失业的社会成本和污染对公众健康的影响等)也是经济发展应该关注的重要指标,来帮助小组成员思考和挑战传统的衡量国家经济健康发展的指标。

怎么衡量知识平台的某一特定措施是否成功?
基金会以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充分传播和这些知识技能在接受国得到切实执行来评定知识平台的某一特定措施是成功的。同时,实施知识平台工作组件的国家也需要建立一套标准来衡量某一特定措施是否成功,并在实施过程中发现缺陷和失误以便及时纠正(例如,公众对教育电视节目收视率欠佳)。

为了帮助政府建立衡量某一措施是否成功的标准,基金会已经在知识平台工作组件里融合了审核进度是否与时间表安排一致及项目重要阶段是否完成的衡量尺度,配合具体工具来对应解决可能影响措施有效及成功实施的问题(例如,针对上述所提到的公众教育电视节目收视率欠佳的情况,以下措施可以提高收视率:针对特定群体的广告宣传;为使更多观众收看而对电视主持人的筛选标准;在节目休息间隔穿插游戏片段吸引观众看完整个节目;逐渐缩短节目休息时间使观众保持兴趣和参与热情。)

政府购买执照之后从哪里可以产生收入?
政府在购买执照以后,主要可以从三方面得到收入:首先,公众教育节目,特别是电视节目,是赞助商和广告投放的理想对象。因为收看的观众多,在黄金时段播出公众教育电视节目可以吸引想赞助和购买广告时段的大型机构,收入可观。一般来说,单单是电视节目的赞助就已经足够抵消购买执照的费用,而广播节目、互联网和宣传册子的赞助和广告可以带来更多的收入。

其次,知识平台的许多工作组件在金融市场的应用价值非常大,例如公司治理、尽职调查、公司年报及章程的范本和制作指引等,政府可以把这些组件的从属使用执照卖给本国金融及资本市场里的公共机构或私人机构,收取从属执照使用费,从另一渠道回收所支付的执照费用。最后,如果政府接纳基金会的建议,创立一个专门的政府治理培训中心,通过培训有资格的候选者形成大批有能力的政府决策者和专业人员。政府也可以向希望选送他们企业代表到政府治理培训中心接受知识平台的培训的企业收取会员费。通常,这种培训中心会员收费制度是与向希望使用知识平台工作组件的企业收取从属执照费用结合在一起的。

在瓦杜兹的第一阶段培训后,基金会员工还会提供什么样的后续支持呢?
在瓦杜兹的第一阶段培训完成后,基金会的员工会继续向派往瓦杜兹培训的工作小组提供后续的支持,特别是协助工作小组根据本国具体国情改良知识平台的工作组件。工作小组及其行政人员在本国建立专门的政府治理培训中心的时候,基金会的员工会提供相应的指引,保证知识平台最有效率地落实。透过基金会校友网络-列支敦士登政府治理基金会互动网-各国参与培训的人员可以不断地向基金会提供其领域内最新的信息和进展。


联系我们

Liechtenstein Foundation for
State Governance
Landstrasse 36
9490 Vaduz
Principality of Liechtenstein
电话: +423 265 30 00
传真: +423 265 30 09

 

新闻

 

点击这里下载知识平台演示